首頁 新聞中心 家居(裝飾)建材:列表

裝修施工拖延半年 夜晚周末噪音不斷

2019-08-08 15:37 北京日報

周六上午,家住弘善家園的趙先生再一次被樓下傳來的噪音吵得不得安甯,“吱吱吱”的電鑽聲、“叮叮當當”的撞擊聲都鑽進他的耳朵裏。原來,這是趙先生樓下的酒店裝修的聲音,這樣的聲音對他來說已不陌生——從去年十月開始,聲音就一直從樓下傳來。業主們曾多次向施工單位、小區物業等反映情況,問題卻至今沒有解決。“噪音實在太大,而且這也不是法定施工的時間啊。”

噪音刺耳難以忍受

8月5日上午10點半左右,記者來到弘善家園發現,401號-404號樓五樓以上皆爲業主居住區域,而樓下四層爲底層商鋪。目前底商仍在施工,四周圍滿了綠色的防護網,工人進進出出,樓裏斷斷續續地傳出施工的噪音,十分刺耳。“今天下雨,施工受影響,所以噪音小一些,平時更吵!”說起噪音問題,居民們一肚子苦水。“天天這麽吵,誰受得了?”

居民趙先生提供了好幾條視頻,時間均爲周六或周日。播放6月23日下午14點26分的視頻,可以聽到周末施工的噪音尖銳且刺耳。工人就在趙先生家窗底下使用電鑽等工具,距趙先生家直線距離不足三米。僅僅通過視頻,記者也能感受到噪音擾民程度之嚴重。他手機中還有一部分視頻拍攝于晚上七八點之後。即使在夜晚,噪聲也比較大,“一直‘嗡嗡嗡’地響,真的很煩人。”

據居民回憶,樓下酒店從去年10月份開始正式施工,噪音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去年底,居民們不堪其擾,向物業反映問題,並與施工方取得聯系。“他們回複說,春節前能完成施工,但直到今天,施工也沒有完成。”

物業的紙質通知顯示,去年10月22日至25日,施工方曾給每戶業主發過噪音補償費。趙先生告訴記者,補償費爲每戶三百元。而2019年,施工方沒有給業主發過補償費用。“一開始我們想,冬季施工3個月,關上窗戶我們就忍了。但這都快一年了,天熱經常開窗透氣,噪音讓我們忍無可忍。”

施工粗放問題連連

施工給業主帶來的困擾,不僅僅是源源不斷的噪音,還有衆多其他問題。

7月16日,從外地出差回來的趙先生被自家窗底平台上鋪著的黑色物質嚇了一跳,該物質鋪滿了整個平台,還沒有幹透。“這些東西散發著難聞的氣味,讓人透不過氣來。”根據黑色物質的味道和顔色,居民推測,有可能是防水瀝青。平台正處于趙先生家空調發動機正下方,他說,那幾天正值北京最熱的時候,但由于擔心空氣汙染,他卻不敢開空調。記者看到,處于平台上方的空調室外機,至少還有5台。居民向有關部門反映問題後,22日施工方開始在平台上再鋪了一層物質,“鋪了挺久的,中間受天氣影響,大概是29號左右才全部鋪好。”

空氣汙染的問題終于解決了,但安全隱患卻一直存在。趙先生提供的視頻顯示,正在拆腳手架的施工人員從三四層樓高的位置直接將東西往下扔,發出刺耳的響聲。而在視頻開頭,還有人從工地旁走過。“缺少防護措施的野蠻施工也太危險了!”

除此之外,施工還造成停電。小區物業工作人員說,有時候施工方工作失誤,確實造成了個別住戶停電。但工作人員表示,他們會及時聯系施工方,盡快維修,降低對居民的影響。

工期拖延持續擾民

針對施工擾民問題,401號-404號這四棟樓的居民曾向有關部門投訴多次,但一直沒有解決。有居民說:“每周都會打一兩次電話向物業投訴,但物業就讓我們等著,再打電話,物業就說‘快了快了’,但就是沒見改善。”

記者就此問題采訪了弘善家園物業。一位工作人員回應稱,施工方確實存在超時施工、周末施工等現象,但他們也一直在溝通。“周六周日我們接到電話,就會去現場制止他們。”但物業很難讓施工方完全停工,“這就跟警察抓小偷一樣,我們去的時候制止了,一轉身他們又開始幹了。”物業介紹說,他們和施工單位達成協議:如果休息時間施工再發出噪音,物業就斷電。據他回憶,斷電的次數至少有兩次。

貼在施工現場的信息公示牌顯示,該酒店建設單位爲河北安國藥業集團有限公司,施工單位爲北京宇航建築工程有限公司。記者針對工期拖延的問題詢問了建設單位負責人。他表示,工期拖延是受禁止施工的日期、法定假日等影響,“其實一年也只有半年的時間可以施工,之前告訴業主春節前可以完成時沒考慮到這麽多影響因素。”

對于這一解釋,業主提出質疑:6月7日恰逢端午節及高考第一天,施工方仍在施工,早上9點42分,有居民發短信向工地負責人投訴,但並沒有得到回複。這四棟樓的居民希望有關部門能管管違規施工問題,還大家清靜的休息日。

網友評論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