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中心 要聞

順慶老舊企業退城入園 棚戶區變爲新商圈

2019-08-06 22:13 今日順慶

入口處緩慢地“吃”進顆粒型塑料,出口處“吐”出來的就是初具模型的小風扇,再通過機器打磨、抛光和工人師傅用螺絲卯固、安裝等程序,用于汽車發動機上的冷卻風扇就順利“出爐”了。8月3日,記者在南充高新技術産業園區內的南充工程塑料零部件有限公司的生産車間裏,見證了“塑料”變成“冷卻風扇”的神奇一幕。

當日上午,該公司總經理杜萬才跟往常一樣來察看生産情況,從普通工人成長爲董事長的他,有一個習慣,每逢周末員工趕制産品,他一定會抽時間來廠區看看。望著廠區內嶄新的機械設備,生産線上工人們把一個個成品進行封裝,杜萬才滿心喜悅。 “當時政府倡導‘退城入園’,我們積極響應,現在看來,這條路走對了!”杜萬才不禁感慨,當年公司在老城區面臨解體,幾經波折,如今在國內同行業中處于領先地位。

南充工塑零部件有限公司的這一“退”,正是順慶區10余個工業企業蝶變的樣本,也正因爲這一“退”,該區伺機調整三次産業結構布局,高位求進,城市版圖不斷拉大,南門壩商圈、西華商圈等新的商圈強勢崛起,爲這座大城注入更多活力。順慶,這座嘉水之濱的老城、舊城在企業“退城入園”、棚戶區改造中實現了華麗轉身。

一“退”一“進”  老舊企業涅槃重生

“退城入園”的好,杜萬才有著說不完的話。翻閱公司的采購賬單,杜萬才說,這些年公司淘汰了所有老舊機器,新機器通過政府“技改”政策,節約了數十萬元成本,這些錢大多用于技術研發,公司已被確定爲全國汽車冷卻風扇生産標准制定的起草企業,在産品設計、型號統一、標准制定、政策爭取等方面,在同行業中將更具發言權和主導權。

“10多年前,當時公司還在老城區,那時候就算是想買機器都沒地方放置。”杜萬才介紹,南充工塑零部件有限公司始建于1958年,其前身是南充塑料廠,位于紅牆街42號。1982年他進廠的時候,當時廠區占地僅3.9畝,有300多名工人,那時候是人擠人、機器擠機器,種種因素限制,當時廠裏年産值才200多萬元。

“廠房三面是居民區,一面是學校,完全是在夾縫中生存。”憶及過去,杜萬才感慨頗深,當時爲了趕貨,他跟同事“三班倒”,夜間生産的時候,經常會聽到有磚頭砸在廠房頂的聲音,其實就是居民用這種方式表達不滿,時間久了工友們也就習以爲常。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杜萬才在公司度過了20多年。時光進入2009年,當時南充塑料廠已經變更爲南充工塑零部件有限公司,杜萬才也成長爲公司的“掌舵人”。但杜萬才面臨的境況是:公司在老城區的生存環境越來越差,想要擴大規模卻沒有空間,面臨破産。

正當杜萬才彷徨時,順慶區委、區政府提出了“退城入園”政策,讓他感到柳暗花明。“按照區委、區政府的優惠政策,企業享受退出中心城區後其廠區土地出讓的收益金。”杜萬才說,機不可失,這道曙光瞬間爲公司指明了方向。就在當年,他積極響應,將老城區內廠區土地置換後,帶著400多萬元資金一頭紮進了潆華工業集中區,開始建設新廠區。同年9月,南充工塑零部件有限公司正式遷入工業園區,公司由原來的3.9畝擴大到近20畝,杜萬才擴大公司規模的夢想終于實現了。現代化的辦公設施、計算機網絡管理系統和國內先進的塑料風扇生産線、機械加工生産線和零件檢測試驗室……兩年後,公司年産值就達到了1500萬。

入園前與南充工塑是鄰居,入園後又跟南充工塑僅有一牆之隔的是四川人本軸承有限公司,同樣趕上了“退城入園”的好政策。“我們2010年從紅牆街遷入工業園區。”公司相關負責人谌莉告訴記者,雖然因搬遷停産對企業造成一定的影響,但新廠房寬敞的工作間、舒適的辦公區,讓工人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大夥硬是把落下的生産任務補了上去。“搬廠房當年,公司實現産值1.2億元。” 谌莉說。

與南充工塑、人本軸承有著同樣經曆的還有泰鑫實業、新源機械、康達汽配、恒通電器……泰鑫實業在南充高新技術産業園區內新建了博士後科研流動站、新源機械研發出無鉛彈、康達汽配成立了研發中心……

工業集聚發展,帶來了“蝴蝶效應”。2018年11月,順慶工業集中區被省政府認定爲省級高新技術産業園區,更名爲南充高新技術産業園區。

“曾經的荒坡成了今天的省級高新區,變化可以說是日新月異。”望著成片的廠房,南充高新技術産業園區管委會主任王波說,10年來,搭著“退城入園”的便車,從中心城區搬進園區的企業已經有10余家,占地1000余畝,這些工業企業年産值大概在60億元左右,帶動就業1000多人,年納稅額在3億元左右。

騰籠換鳥  棚戶區“轉身”崛起新商圈

“‘退城入園’是新型工業化和新型城鎮化過程中湧現出來的一種戰略舉措,它能夠極大地激活企業的生機,爲企業、也爲城市經濟的發展提供新機遇。”順慶區發改局相關負責人說,在政府“退城入園”政策的吸引下,老城區的工業企業全部搬進了工業園區,閑置了600余畝土地,而且老城區人居環境得到優化,這也有力助推了老城區第三産業的發展。

一組數據顯示:2012年到2017年,該區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從121.76億元增至228.27億元,服務業對經濟貢獻從33.5%增加至57.2%。2018年,順慶社消零總額244.8億元,同比增長12.7%,實現第三産業增加值196.4億元。

暮色四合,華燈初上,伴著微風,南門壩商圈內人潮湧動。家住紅牆街附近的市民劉巧雲女士帶著家人來到附近的“吉布魯牛排·海鮮自助”餐飲店。“從家裏出來,不遠處就有許多知名的餐飲店,很方便!”劉巧雲說,生活在商圈裏就是好,尤其是對于她這個“好吃嘴”來說,每周末帶著親人在家附近能吃到美食,簡直是一種享受。

時光回溯到2009年前,那時候的南門壩棚戶區是全市最大最集中的棚戶區,髒、亂、差問題突出,社會治安狀況十分複雜,基礎設施極其落後,工業企業汙染嚴重。2009年開始,隨著該片區大量工業企業“退城入園”和棚戶區改造,順慶區委、區政府加大對該片區水、電、氣等配套基礎設施建設力度,完善了城市功能;恢複性修建了南充文廟,仿建了順慶府署和夫子書院,打造了紅光路仿古特色商業街區,傳承了曆史文化;引進大潤發等商家156戶,提供就業崗位5000余個,培育了富民産業,解決了群衆就業問題……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發展。

“短短幾年時間,南門壩完成了從過去工業相對落後的老舊區到高端、時尚的“3分鍾生活圈”的華麗轉身,改造升級後的南門壩商圈集居住、吃、喝、玩、樂、購、看于一體,人氣快速集聚。”順慶區商務局局長趙國力說,目前該片區“商業副中心”已初具規模。

工業企業“退城入園”爲順慶城市發展釋去了枷鎖,該區爭創全省縣域經濟強縣的步伐也愈加铿锵,第三産業發展更是手筆不斷。清晖閣仿古建築、南充奧宇望和啤酒小鎮、西巷文化商業街、清泉壩特色商業街、川北涼粉文化産業園等重大項目開建,在完善城市功能配套的同時,也提升了城市檔次以及市民的消費品質。

據了解,近年來,順慶以五星商圈爲核心,大力培育新興商圈。打開順慶發展規劃圖,連同五星商圈、西華商圈、南門壩商圈在內,共有北部新城、高鐵商務區、市政新區等六大商圈,大商貿格局已經形成,一批百億商圈正在加速鑄就。相關資料顯示,順慶區六大商圈預計總面積約109萬平方米,達産後可實現年銷售額620億元。

順慶,這座川東北商貿重鎮,在完成工業企業“退城入園”、突破桎梏後,正高舉三産大旗,昂首走在“成渝第二城”城市經濟領頭雁的大道上。(黎濤)

網友評論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